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2016年度各区域碳市场履约交易简析
2017-11-02 00:00:00

2016年度各区域碳市场履约交易简析

2016年度各区域碳市场控排企业履约工作已结束一月有余的时间,笔者就新一年的交易情况做一个简单的汇总。

控排企业履约阶段

众所周知,每一年度的履约工作都要经历以下几个阶段:

1.webp.jpg

二级市场配额总量交易情况

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各排放交易市场的配额总量(含协议转让)交易情况如下图所示:


配额成交特点:

(1)成交时间:由于6月进入履约期,因此北京、上海、天津和福建碳排放市场接近半数或超过半数的配额交易量在该月交易,广东省该年度交易量相对比较稳定,履约期的交易量位列年度月交易量的第二位,湖北省总体来看交易也比较平稳,在2016年7月和2017年6月交易都比较大,主要原因还是由于湖北省2015年度和2016年度控排企业的履约时间均截至到2016年和2017年7月底,因此,总体来看,各区域市场的配额交易主要还是来自于履约方面的压力而促成。

(2)成交量:广东和湖北两个省份级区域市场的交易量最大,分别为2,909万tCO2和2,859万tCO2,上海和北京紧随其后,交易量分别达到1,058万tCO2和734万 tCO2,重庆、深圳、福建和天津市场交易量相对较少,分别为536万tCO2、483万tCO2、238万tCO2和116万tCO2。主要原因是湖北和广东是两个省级排放区域,所涉及的管控企业行业多为高耗能、高排放的企业,配额总量高于其他区域,两个区域2016年度的总配额量分别为3.86亿tCO2和2.56亿tCO2,因此交易量较高,市场较为活跃。重庆和天津由于配额发放较为宽松,配额需求量小,且政府管控力度不够,导致交易量比较萎靡。福建省仅在2016年12月底开市交易,交易仅半年时间,交易时间短也是交易量比较小的原因。而深圳市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多余的配额还能用于2016年交易,因此以上几点原因造成了这些区域交易量相对较小。

(3)成交价格:北京和上海年度平均价格最高,为32元/吨和31吨/元,紧随其后的为福建、深圳、湖北、广东、天津和重庆,分别为30元/tCO2、24元/ tCO2、17元/ tCO2、13元/ tCO2、9元/ tCO2、和3元/ tCO2。主要原因是北京和上海配额发放相对比较紧,市场供应相对紧缺,导致价格维持在相对高的水平。而福建由于在2016年12月22日才开市交易,市场活跃度比较高,且在一级市场高价竟拍的基础上二级市场价格也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但在履约期价格回落比较明显,可见市场还是供大于求。其他市场价格在履约期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总体来说配额供应充足。

CCER抵消市场

CCER备案情况:

截止2017年3月15日,在自愿减排交易信息平台公示的项目备案共计2,871个,减排量备案公示815个(含同一项目不同减排期),已发布公告获得备案的项目数量为1,047个,减排量备案为421个(含同一项目不同减排期),签发减排量超过6,000万吨CO2e。由于国家发改委2017年第2号公告, CCER备案事项目前处于暂缓阶段,项目备案情况自2017年3月自愿减排网站未有备案更新。

CCER交易情况:

截止2017年6月30日,各交易所2016年7月1日~2017年6月30日及开市以来累计CCER交易量(含协议转让)如下图所示:

5.webp.jpg

(1)成交量:从整体来看,上海市CCER在暂停交易5个多月的情况下(暂停时间:2016年8月9日~2017年2月7日),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CCER交易总量达到1,910万tCO2,活跃度最高,主要原因是上海较其他区域交易手续费最低,对于交易所会员和客户,交易手续费分别为交易额的0.8‰和3‰(双向收取,以下非特殊说明均为双向收费),远低于广东、湖北的5‰(湖北适用于协商议价,定价转让则向卖方收取4%),深圳、福建的6‰,天津、重庆的7‰及北京7.5‰(适用于公开交易,协议转让为5‰)。其次,上海市对CCER抵消政策较为宽松,对CCER项目类型及区域未做过多限制,仅限制非水电项目,这也导致在其他区域有项目类型和区域限制的CCER项目能够用于上海配额市场的抵消。此外,上海CCER交易的方式较其他区域市场有一定的便捷性,如协议转让的数量没有设限,大大提高交易的灵活性,接受度高。广东省和北京市处于第二梯队,交易也比较活跃,主要原因是广东省作为配额交易量第一的地区,CCER交易量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存在一定的需求支撑。其次,广东省虽然对项目区域有所限制,70%需来自于本省份,但广东省开发的CCER数量其实不少,且CCER的使用比例为企业实际排放量的10%。北京市对项目类型方面仅限制非来自HFCs、PFCs、N2O、SF6气体的项目及水电项目的减排量,对地区方面的限制是优先使用河北省、天津市等与本市签署应对气候变化、生态建设、大气污染治理等相关合作协议地区的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使用比例为≤当年核发碳排放配额量的5%,京外项目≤其当年核发配额量的2.5%。从北京市设置的CCER限制条件来看,还是有相对一部分的CCER项目能够满足要求可以在北京市场进行交易。另外,北京市作为全国政治文化中心,绝大多数最前沿的政策法规和行业资讯都由此发布,无数机构在此安营扎寨,拥有天时地利的先天优势,因此,北京拥有可观的CCER交易量来进行企业履约或销往其他区域体现其作为全国碳交易枢纽的功能也是情理之中。此外,由于北京市履约机制较为灵活,除了CCER能够用于企业履约外,还包括林业碳汇项目减排量和节能改造项目碳减排量,这也导致北京市CCER交易量情况紧随上海和广东之后。而深圳市和湖北省则对项目类型和区域有着极为严苛的限制,尤其是湖北省除了需来自于湖北本省的项目外,仅允许农村沼气和林业类项目进行配额抵消,因此,该区域的CCER交易量不甚活跃。而天津和重庆由于配额需求量不高导致CCER的交易也很萎靡。福建省由于开市不久,交易情况中规中矩。

(2)成交价:从CCER挂牌交易来看,由于市场对CCER在全国碳市场前期的使用前景存在疑惑,导致各交易市场的CCER价格都不是很高,从接近履约期的几个月来看上海价格在从14-22元/ tCO2,北京在4-20元/ tCO2,其他区域市场的价格未对外公开。

目前全国碳市场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当中,预计2017年底大幕将启,目前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无论各位是CDM时期就投身碳市场的老司机,还是新近加入这一领域的从业者们,只要大家积极响应习大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建设生态文明家园的理念,努力为全国碳市场的建设和运行尽各自一份绵薄之力,相信全国碳市场的前景是光明的,也定能发挥其节能减排的作用。